【麓溢廣告(Lu-E)新聞與觀點】怎樣讀懂別人的品牌和企化?
                      發布時間:2017.07.20          新聞來源:中國廣告人網站

                       軍人物的角度看,企業家實質上是一個企業的首腦和靈魂。讀懂了企業家就相當于讀懂了這個企業的品牌精神和文化內涵。

                      魯迅先生在《文學與出汗》里有一句很精彩的話:“你不說我還明白,你越說我越糊涂了?!庇盟脕砻枋霎斚乱恍┤藢ζ放婆c企化的迷惘,筆者想再恰切不過了。

                      現在書市上有關品牌的學術著作可以說是五花八門,汗牛充棟??捎械娜俗x著讀著,最后鬧不明白品牌究竟是什么。同樣,業界有關企化的理論研究可以說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捎械娜讼胫胫?,反倒搞不清楚文化為何要建設。在筆者看來,這樣的讀者通常是自己將自己陷入了閱讀的死地,渾然不覺鉆了牛角尖而不能自拔。

                      看東西抱著窮根溯源,追根究底的態度,于己自然可取,于人也自然可敬。問題是既要進得,也要出得,這樣才能讀得開,否則就不容易釋疑解惑。如果老揪著一加一為什么等于二不放,寢不安席,食不甘味,那不就是活受罪嗎?

                      原本問題沒那么復雜,卻非要把思想搞得那么深刻,結果害得自己作繭自縛,苦苦思索而徒然無功,耗神費時。

                      有人著書立說,大體而言只是為讀者提供一個借鑒或者參考,是授人以漁,絕非授人以魚,是拳路套數,絕非蓋世神功。當然,別人說的只是別人的思想而已,不是金科玉律,不是不刊之論。

                      一般來說,有思想的人讀別人的文章很多時候就好像在沙灘上拾貝,哪塊漂亮就拾哪塊,而不是操一把耙子一塊不剩地全掃起來裝袋。這沒必要也不可能?,F在出版業相當發達,要出一本書只三兩下的事。但要從每一本書里都能隨便找出三兩句讓人動心的話(哪怕不哲理),卻十分的費勁且徒勞。

                      既然如此,我們干嗎要那么較真,何不轉換思維,就當在垃圾堆里淘寶。有喜歡的放在一邊,沒意思的就趕快放過,別耽擱了太多的時間。

                      可能筆者愚鈍,讀書向來不求甚解,只好顧名思義。也因此,看問題的時候也常常不想很深,字面理解即可。對品牌和企化也是如此。

                      如今,品牌和企化成了我們生活中最有派頭最有回頭率的兩個詞匯,已是一個不爭的事實。有人寫,有人談,更多是有人讀。

                      筆者認為,讀品牌和企化的關鍵在于借鑒,在于實踐。誠如馬克思在《關于費爾巴哈的提綱》中曾寫道的那樣:“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問題在于改變世界?!彼?,我們不是哲學家,而且一般人也做不了哲學家,但起碼我們可以做一個理論實踐家,把別人的理論轉化成自己的心得,指導自己踐行。

                      據說,美的集團掌門人何享健閱讀書籍尤其是經管類書籍有個從反面讀的習慣,他不大看重成功的案例,而更看重失敗的案例。這可能是出于“幸福的家庭家家相似,不幸的家庭各不相同”的緣故。在何享健看來,別人的成功之路不一定適合自己,不可復制,但別人的失敗之路卻可資借鑒。

                      在激烈的市場競爭和眼下的金融海嘯中,許多企業品牌風雨飄搖及至最終倒下,企業文化也因皮之不存而毛無所附,美的卻在這些年里取得了長足穩健的發展和如日中天的業績,想必跟何享健喜歡讀懂別人背后的閱讀習慣不無關系。

                      對做企業品牌和企業文化的人來說,這其實是很聰明的讀法,從某種意義上而言,與其說是何享健拆解別人的招數,不如說是何享健自己跟自己過招。我們知道,別人的成功誰都看得見,但別人的失敗卻不一定誰都認得清。

                      “儒商”李嘉誠可以說是華人圈里家大業大數一數二的人物。他經商了一輩子,做了一輩子品牌和企化,也讀了眾多同行和競爭對手的品牌和企化。最后,他把讀到的心得歸為兩個最為傳統最有商業智慧和商業頭腦的字:誠信!在他看來,一個生意人,不管做什么品牌,什么企化,如果離開了“誠信”二字,那無異于魚兒離開了水,就是違背商業道德,違背一個放之四海皆標準的經商原則。

                      李嘉誠之所以能把事業做得這么大且能每每化險為夷,難道跟他洞察別人深諳自己的閱讀敏銳力和領悟力沒有絲毫關系嗎?

                      李嘉誠是一個深受儒家文化影響而又孜孜踐行儒家文化美好品德的企業家,在讀過大量書籍和無數案例之后,他堅信,如果一個企業的品牌和文化不講誠信,哪怕是及時成功也只能是曇花一現,其生命力難以持久。所以一定要恪守“坦誠第一,以誠待人”的宗旨。

                      也就是說,李嘉誠讀人家的品牌和企化實際上是讀人家品牌和企化的傳統!

                      有一個普遍的觀點說,企業精神其實是企業家的精神。這話不無道理。從領軍人物的角度看,企業家實質上是一個企業的首腦和靈魂。讀懂了企業家就相當于讀懂了這個企業的品牌精神和文化內涵。那這又算不算“知己知彼”呢?

                      從何享健和李嘉誠的相關傳記可以發現,這兩位商界巨子在讀別人的時候都不是讀死書,摳字眼,鉆牛角尖的人,他們不管是閱讀別人還是反省自己都是帶著指導自我教訓自我的態度和方法去做的。這樣既進得去也出得來。

                      在商業領域,通過閱讀,他們不但以自己的方式解碼運作品牌和企化,還做了馬克思所看重的“改變世界”的點滴份內之事。這也使得他們創建的企業品牌傲然屹立,企業文化生生不息。

                      回到文章開頭,要是大家都能像何享健和李嘉誠等企業家一樣閱讀品牌和企化的話,還會被魯迅老先生半開玩笑半認真地揶揄一番嗎?

                      菠萝菠萝蜜免费手机影院视频在线观看